曾经,谈到网红,有两个人名一定会被联系上,那就是“芙蓉姐姐”和“凤姐”,都说时间是把杀猪刀,有时也会成为“雕刻刀”,随着时间的推移,芙蓉姐姐减肥瘦身成了励志典型,再没有了那些奇奇怪怪的造型,消失了一段时间后开始重新活跃在了大家面前;而“凤姐”则远渡重洋,来到美国,洗脚妹干起,不再梦想当“美国总统”。

就在人们还在为这两个人的命运唏嘘不已时,新生代的网红已经异军突起。郭富城女友是“网红”;林更新女友是“网红”;王思聪女友是“网红”;罗志祥女友是“网红”;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网红”一词开始在我们的生活中随处可见,甚至这些娱乐明星们身边的人也都变成了“网红”。

就在近日,被称为“2016年第一网红”的Papi酱,她的消息再度霸占了各大网站的头条,她凭借原创短视频内容融资1200万人民币,估值3亿。能够变现的网红经济究竟如何被打造?它是昙花一现还是大势所趋?

当个网红到底能赚多少钱?-美国精品资讯

今年,微信朋友圈中,Papi酱开始颇受欢迎,“脑洞大”、“颜值高”是她的标签,与这些标签相配的是,3月,她凭借自己的原创短视频内容融资1200万人民币,估值3亿。网红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在采访中,很多网红告诉记者,最初只是想在网上分享一些自己制作的视频,并没有想到自己真的会成为网红。

网红饭饭表示,“当时是觉得我每教一段舞我得拍下来,可以回头看一看什么的,没想到在这个记录的过程当中被大家发现了,就这样了”。

耶稣大战如来说,“完全没想到,其实一开始红是在美拍上,因为之前有一个变美大赛,你听说过吗?就是从国外传进来的,把脸化的特别邋遢,然后遮一下镜头恢复成你本来的样子。就是因为参加了那个,我就拍了一个,就是上了热门,好多人就开始关注”。

景洁,网名“饭饭”,大学毕业后开始教爵士舞,一开始收入并不高,但当上网红后,现在的收入比过去能高出三、四倍,就在前两天还参加了江苏卫视一档名为“看见你的声音”的节目,和影视明星范冰冰同台演出。饭饭说,成为网红后,很多人会认识你,很多人会过来找你,学跳舞也好,拍广告、上节目,就会有一些额外的收入,越来越好反正。因为有一个网红的身份在,才会在收入上是其他舞房的老师三四倍。

“饭饭”在美拍上的粉丝数是80多万,她的每条广告收入也上万,但这在“网红”里面其实并不算多,他们大多依靠网红身份,在淘宝等平台上有自己的小店,靠着自己独特的时尚眼光与选款能力,成功将自己身上的装饰品或服饰推荐给买家。国泰君安今年发布报告称,网络红人“雪梨”凭借着万达公子王思聪前女友的身份拥有119万粉丝,她在淘宝店里卖服饰,单月成交87万单。据国泰君安研究报告估算,她全年可净赚1.5亿元人民币。

不过,“网红”也不是那么好当的,生活中,提到网红,大家态度不一,与今天的网红联系起来的词更多是“蛇精病”、“锥子脸”,甚至连网红们自己对此也多少有所抵触,采访中,“耶稣大战如来”一直没有告诉记者她的真名,她说,她不希望现实生活被过多打扰,自己身边的同事、一些朋友并不知道自己是网红。她希望自己未来可以不是网红,而是“博主”,走专业化路线。谈到未来,她说,“可能在微博上计划能够走一下美妆博主,也不是走时尚博主,因为我很喜欢研究彩妆之类的,可以把一些好用的东西吧分享给大家,有意思一些,不是很无聊的每天发发自拍啥的,定期整理给大家一些东西”。

而“饭饭”说起“网红”,用一个词来形容,就是“爱恨交加”,因为除了名气“变现”,就像明星一样,压力也同时存在。变成了所谓的网红之后,很多话不敢说,很多事情也不敢做。经常被骂,莫名其妙被骂,身上什么地儿都被骂,干什么都会被骂。

作为网红的孵化器,小红唇手机APP创始人&CEO姜志熹分析,之所以网红会这么受欢迎和时代发展有必然联系,今天,人们不再一味的追随电视里的影视歌明星,而希望有自己的特点,但同时却常常找不到方向,“网红”恰恰能满足人们这种需求。

姜志熹分析,“在现在这个时代,随着人们的选择越来越多元,我们其实把网红这种现象看作于类似品牌碎片化,比如说十年前,我们接受一个品牌,基本上是通过TV上的,一个大幅的广告单向的告诉你什么东西好,但是现在首先人们的选择越来越丰富繁多,另外,每天其实要接受那么多信息时,你不太知道要怎么选择,而网红的出现会让你觉得你跟某几个人的时尚品味非常贴近,你只需要去追随他的消费品味就可以了,这样会让你的消费品味变得简单”。

DCCI互联网数据中心创始人,中国互联网独立第三方研究专家胡延平认为,由于网络更新速度很快,个体网红昙花一现并不奇怪,但是,这种由网红带来的新经济,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一定会长期存在,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大。整个网络环境、社会环境越来越变成了一个个体化的、社会化的环境,每一个个体的人有了越来越多的被别人发现的机会,通过分享自己,让自己的价值能够够释放出来,从中长期来讲,网红现象会持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