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移民法的规定,一家公司不能同时为一位外籍雇员提交两份H1B工作签证申请。但是,不同公司为同一申请人提交H1B申请,则不违法。在如今H1B名额趋于紧张的情势下,出现有机构专业为申请人多递申请进行「占坑」的行为。为争取H1B申请的公平性,华裔留学生们于日前在白宫网站发起联署,呼吁取消或严禁这类造假者的申请。

近3年的H1B申请,均在4月1日开放申请后的一周内收件满额,年年情势火爆。2015财年的申请,在开放申请后一周内,移民局共收到逾17万份的申请,竞争总数只有8万5千个的H1B名额。今年度的H1B申请,在开放一周后,移民局宣布收件满额,虽然还未公布收件数量,但已指出由于数量过大导致移民局还无法决定何时才能进行电脑抽签程序。

有机构专业为H1B申请人多递申请「占坑」-美国精品资讯

白宫请愿,两天累计一万人签名。白宫主页截图

[callout class="info或warning或danger" title=""]在这样年年都需要电脑抽签丶H1B规定名额完全无法满足需求的情况下,出现了一些所谓的信息谘询公司(ICC)。据一些华裔网友介绍,有一些软件公司或是信息谘询公司,发现H1B申请程序上的漏洞,成立多家公司,以母公司和子公司的性质,为同一申请人提交2到3份的申请,以这种申请多份的占坑形式,提高中签率。[/callout]

正因为这样的行为,导致H1B的申请逐年飞速递增,同时令许多真实的申请者中签率大幅下降。这类公司以不同公司或母子公司的形式,为同一申请人递交多份申请,而实际上是通过作假的方式,申请的都是同一职位,同时让申请人自费支付多份申请所需要的费用。

IT行业是H1B宠儿

据统计,在H1B申请最多的十大职业中,与电脑相关的占据了8个,前三名为程序分析师丶软件工程师丶电脑编程,而在电脑专业中,以印度学生和中国学生为主,这也是为什么此次有学生将矛头指向印度学生,不满他们递交多个申请材料,抢占其他人的抽签几率。

华裔IT业黄先生表示,他知道很多印度学生为了确保H1B能够抽中,会申请做合同工或兼职工作,这样就可以有多名雇主,抽签抽中之后再决定在哪一家工作。黄先生认为,这是由于行业特殊性来决定的,IT行业比较符合移民局的特殊人才要求,同等学历和同等学校水平下,中国和印度的学生表现了较为优秀的成绩,同时所占的人数比重也超过美国学生。

IT业内人士贾先生表示,他的印度同事工资与其他人一样,并没有较低,也没有承担比别人更多的工作让公司愿意签下他们。据他了解,很多印度学生是通过中介公司来申请H1B的,中介公司对他们培训和包装,然后介绍给多家大公司以确保他们在抽签环节中几率大大提升。以H1B申请人数最多的Infosys公司来说,2014年一共递交了3万2379份申请,其中首次申请人数为1万5810个,其馀为续签及转换工作申请。

洛律师王崧峰表示华人中也有很多,如果能让多家公司愿意为某人提供申请,这也是对能力的一种肯定,是公平的。谈到白宫请愿,王律师坦言,学生焦急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目前请愿不会对结果产生影响。

已获上万签名

目前,为了呼吁美国政府重视及打击这类造假做法,由华裔留学生在白宫网站上发起的一份联署在许多华语论坛广泛流传 联署网址 呼吁支持者签名参与。

这份联署的目标是在5月8日截止日期前收集到10万个联署签名,自4月8日发起后至今已获得逾1.1万人签名。联署信上写道,取消或禁止提交造假者提交多份申请件参加H1B抽签的资格。信中指出,近年来,有一些造假者通过利用不同公司的名义,为同一人递交多份H1B申请,以此增加个人的H1B中签率。

今年递交申请的刘小姐表示,去年这个时候也发起了H1B请愿,结果今年的名额仍旧没有任何改变,申请人数反而激增了。她坦言,白宫请愿就像是一个美好的许愿池,等不到结果和回应,只能面对现实,思考如果没被抽中之后该怎么办。

本报纽约记者陈帆丶洛杉矶记者张筱童综合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