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中的4位华裔美国飞行员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大约13,500名华裔在美国军队服役,占当时美国华人男性的22%,他们中间的70%在陆军,包括第3、第4、第6、第32和第77步兵师,另外有25%服役于美国陆军航空军(United States Army Air Forces,缩写为USAAF)。除此之外,还有数目不详的华裔女性也为陆军航空军工作。

陆军航空军为美国空军的前身,于1941年由美国陆军航空兵团(United States Army Air Corps, USAAC)改组而成。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军事航空部队,1944年全盛时期,编制超过200万人、近8万架飞机及700多个基地。二战后,陆军航空军大规模缩减,1947年正式改为美国空军 (US Air Force),成为与美国陆军、美国海军对等的独立军种。

以下简略介绍四位二战时的在陆军航空军服役的华裔飞行员,希望通过对他们的介绍让读者可以更好地了解华人在二战时的历史。

江华九  (Wau Kau Kong)

江华九站在他的野马式战斗机旁(warhistoryonline.tumblr.com)

他被认为是美国华裔中第一位战斗机飞行员,少尉军衔,1943年10月23日被派驻英国,服役于第354飞行大队的353飞行中队,在欧洲战场作战。江华九把他驾驶的P-51野马式战斗机命名为“华人的机会,”他第一次击落敌机的事迹曾被刊登在《时代》杂志。

1944年2月22日,在执行他的第14次、也就是最后一次飞行任务时,于德国的博朗贝克 (Blomberg) 上空被击落,牺牲时年仅25岁。

江华九来自夏威夷的檀香山,他的儿时好友、高中及大学同窗,当时也在欧洲战场的黄门赞 (Mun Charn Wong) 获知消息后,发誓要找到朋友的遗骸。1945年5月8日德国无条件投降,在等待回夏威夷期间,黄门赞征得指挥官的同意,开着吉普车并携带一名翻译前往博朗贝克,经过多方探访、询问现场证人,他终于寻获好友的遗骸。

江华九的遗骸被运回后,葬在檀香山太平洋国家墓园的一处高地,在那里可以远眺他曾经成长的地方。1941年美国加入二战时,江华九正在夏威夷大学攻读化学硕士学位,作为化学研究人员并在政府工作的他本可以避免参与战斗任务,但他热爱飞行并选择从军。在后来一封给父母的信中,他写道,当被需要去战斗的时候却坐在一旁欢呼,让他于心不安;他希望他世界中的一部分充满魅力、激情、探险和刺激,但主要还是他的信念。

亚瑟· (音译,Arthur Wong)

美国陆军航空军少尉亚瑟•黄(museumca.org)

个人资料不详,只知道他来自加利福尼亚州的奥克兰市,在美国陆军航空军的第359战斗大队服役,被派驻欧洲战场作战,最高军衔至少尉。他于1944年12月24日 — 即圣诞节前夕,飞机在德国的科布伦茨 (Koblenz) 坠毁后成为战俘。

虽然有关黄少尉的资料非常有限,但根据第359战斗大队的战史,该大队驻扎在英国诺福克 (Norfolk) 附近的空军基地。1943年12月至1945年4月17个月期间,大队一共执行346次飞行任务,主要是为飞越欧洲敌占区上空的轰炸机护航,多次获得集体勋表。

1944年9月,即黄少尉被俘之前3个月,该大队在德国梅泽堡 (Merseburg) 上空护航时与敌空军发生激战,之后因此获得杰出部队的褒奖令。据统计,该大队在不到两年期间,总共击落敌机241架、击伤69架,但自身也损失了121位飞行员。

李月英(Hazel Ying Lee)

最早驾驶战斗机的美国女性之一、首个为美军飞行的华裔妇女李月英(retrorambling.wordpress.com)

来自俄勒冈州波特兰市的李月英是第一位为美国军队飞行的华裔妇女。

1932年,20岁的她不顾家人反对,加入波特兰华人飞行俱乐部学习飞行,同年获得飞行执照。1933年,日本入侵东北后,李月英游历至中国,希望加入中国空军,但那时不接受女性飞行员。失望之余,她在广东定居,担任民航飞行员。

1937年,日本全面侵华,李月英再次请求加入中国空军被拒后,于1938年回到美国纽约,帮助中国政府购买战争物资。1943年,美国成立女子勤务航空大队 (Women Airforce Service Pilots),已有飞行经验的李月英报名参加并被录取。在得克萨斯州训练6个月后,她被分配至密歇根州罗穆卢斯 (Romulus) 的第三运输大队,负责将组装好的飞机开到上船地点,那里飞机再被运至欧洲及太平洋战争前线。

1944年9月,李月英和其他女飞行员又接受战斗机训练,并于10月毕业,成为美国第一批驾驶战斗机的女性,她最喜爱的是野马式战斗机。1944年11月,李月英接到命令负责将一架P-63的战斗机从纽约州尼亚加拉瀑布附近的工厂开到蒙大拿州的大瀑布,那里再由男性飞行员开到阿拉斯加,交给等候的俄罗斯飞行员开回去。

她在蒙大拿降落时,由于大量P-63同时达到和控制塔台的失误,她与另外一架相撞,大面积烧伤。两天后于11月25日不治。二战中,女子勤务航空大队总共有38位飞行员为国捐躯,李月英是最后一位,她的事迹曾被拍成纪录片在美国公共电视台播出。

朱美娇 (Margaret “Maggie” Gee)

美国女子勤务大队飞行员、物理学家朱美娇(nwhm.org)

她是两名在女子勤务航空大队服务的华裔女性之一,另外一名就是上面介绍的李月英。朱美娇1923年出生在加利福尼亚州的伯克利,20岁时自费学习驾驶飞机,随后加入女子勤务航空大队。培训结束后,她被分派至拉斯维加斯空军基地,负责驾驶靶机,协助男飞行员的训练。

1944年12月,女子勤务航空大队被下令解散,朱美娇回到加州,在伯克利大学获得物理和数学学位后,一直在该大学和劳伦斯•利弗莫尔国家实验室工作,她的研究领域包括癌症、核武器设计及聚变能源等。

2010年她和所有硕果仅存的原女子航空大队飞行员一同获得国会金质奖章。朱美娇也热心政治,是民主党成员,曾任职于加州民主党行政委员会。她曾经表示,她对这个世界和人们非常乐观,她认为每一个人都可以改变世界,一个小人物也可以达至微小的变化。2013年2月,朱美娇以90高龄去世。她的经历曾被写成书出版,书名为《高高的天空:朱美娇的真实故事》。

如同其他上万名的美国华裔和更多的人们一样,江华九、亚瑟·黄、李月英和朱美娇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应招出征,为反法西斯的正义事业作出了他们个人的牺牲和贡献。虽然他们的经历各不相同,但两人捐躯、一人被俘失踪的历史再次提醒人们,正是千千万万这样的个人牺牲、曾经鲜活的青春才换来二战的胜利。胜利来之不易,和平来之不易。

转自 雾谷飞鸿

You may also like...